时 事 动 态

         
             “织”出来的多彩风情
               ——记修文县六桶乡黄金村民族工艺传承人杨绍珍

 


  花苗是一个独具特色的苗族支系,是苗族6个分支之一, 含有“花”的意思。因上衣比其他苗族分支刺绣更多,繁花似锦而得名,有着绚丽多彩的民族文化。由 于地处交通不便、相对封闭的大山之中,受外界影响较小,至今保持着古朴遗风和原始的劳作方式,传承着纺织、刺绣、蜡染、挑花等古老的手工技艺的风俗。   

黄金村位于修文县六桶乡西北角,海拔 1120米,湾子村是黄金村的一个自然村,生活在这里的苗族同胞,主要分布在湾子村,村子建在一个自然山地的山顶鞍部,山脚下是六广河。    为探索花苗人的古老技艺,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按事先约定,乘车1个半小时,到达距目的地约25公里管辖的六桶乡政府,在乡文化服务中心主任王天杰陪同 下,换乘皮卡车继续前行,沿途高山峻岭,道路崎岖。一路上,我从王天杰那里了解到,花苗主要分布在修文县、黔西县、金沙县的六广河沿岸,其服饰的文化基本 相同,但由于其民族分支不一,而又分为白花苗和红花苗,六桶乡黄金村的这支苗族服饰是指红花苗为主的服装主体,是在清代顺吴三桂平定黔中地区由广西迁徙, 经过多次变迁,定居在此,逐渐形成现在的村寨。    

当地的花苗服饰文化特色主要表现在女性的服饰上,服装色彩以红色为主,她们用自织的土布进行多种装饰技法,有蜡染、刺绣、编结,使整套服饰呈现出丰富的 工艺色彩。特别是他们保存了现已近于失传的彩色蜡染,更是少有的民族手工艺精品。彩色蜡染就是结合自己对色彩把握的特长,熟悉的绘画技巧,把自己的思想、 情感、个性完美地融入蜡染作品,既保存了传统蜡染纹理清晰、简朴明快的民族风味,又加入了独特的现代绘画理念,以独立艺术品的形式表现出来。    

他们重视民族风俗习惯,在其民族的原真性上保存较好,是不可多得的民族文化。听了王天杰的介绍,我对这个苗族服饰系列中,做工最考究、工艺最原始、色彩 最艳丽、刺绣最精湛的少数民族服饰精品不禁心驰神往。聊着聊着,遇见前方道路改造,皮卡车也无法行进,只能弃车步行到这个藏在崇山峻岭中的花苗山寨。    

来到黄金村花苗服饰工艺传承人杨绍珍的家,院落里,有一台年代久远的织布机格外引人注目。织布机的主人杨绍珍,今年69岁,是当地远近闻名的纺线织布能 手。杨老太热情地说:“你们见个织土布的机器吗?它是用木头做的,用它织出来的布,穿在身上十分舒服,那就是真正的纯棉布。这台织布机很古老了,是家传下 来的。”但具体有多老她自己也说不清,大概有一百三十年吧。仔细端详,织布机还算保留得相对完整,岁月的流逝在织布机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,很多零件看 上去已经很旧,但仍然能使用。    

杨绍珍12岁就开始跟着母亲学纺纱织布,在耳濡目染中,就深深喜欢上了纺纱织布这种民间手工艺,那时,小小年纪的她站起来比织布机高不出多少,就能用织 布机织出配有各种图案的床单、背带以及小孩用的围涎等。如今,虽然日子好过了,但她仍不肯放弃织布,她现在用的床单、被套、蚊帐等全是自己亲手织成的。这 台织布机,伴着她度过了50多个春秋。为了能再现织布机昔日工作的场景,杨绍珍向我们展示了她的“绝活”。一梭一线,动作娴熟,看起来很耗时,但是非常的 精致。虽说辛苦,但不让她织是不行的。家里人说,老人对织布机有感情,遇到不冷不热的好天气,便搬出织布机,摆开阵势,鼓捣一番后,杨家便传出“咔嗒、咔 嗒”的织布声。   

采访中,杨绍珍有些激动地一边搬出她珍藏的成品让我们欣赏,一边兴致勃勃的向我们介绍她这些“宝贝”的生产工艺。老人说,缝制成一套服装,相关的设备和原料有织布机、绣床、火麻、染料、羊毛等,麻草是花苗人织布制衣的主要原料。   

绘制工具不是毛笔,而是一种自制的铜刀。因为用毛笔蘸蜡容易冷却凝固,而铜制的画刀便于保温。这种铜刀是用两片或多片形状相同的薄铜片组成,刀口微开而中间略空,以易于蘸蓄蜂蜡,根据绘画各种线条的需要,有不同规格的铜刀,一般有半圆形、三角形、斧形等    纺麻织布工艺复杂,先从人工种植的火麻提取麻,麻纺成纱,上织布机织成布,再用黄蜡在织成的布上绘制图案,制成普通蜡染或彩色蜡染。然后在绣床上用麻和 染色的羊毛编织成花带,在织成的土布上用各色彩线织成具有苗花服饰特色的几何形图案。最后将蜡染、编织的彩带、绣片缝制成一套完整、美丽的花苗女性服装。   

高兴之余,杨老太又演示了纺车技艺:左脚踩一下踏板,把梭子穿过经线,再扯紧,这样一遍一遍来回往复,她说,一段30厘米宽的布织成50厘米长度大约需花费一整天的时间,可谓丝丝缕缕皆辛苦。   农忙时种田,农闲时织布、刺绣、蜡染……杨绍珍舍不得丢下这门传统手艺。纺纱织布,成了黄金村特有的风景,而杨绍珍正是这美妙风景的编织者。  

源于贵阳日报 王天杰 孙鲁荣 文/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