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 事 动 态

 


明清两代八景 只剩一座甲秀楼

 




  
   明清两代的“贵阳八景”对贵阳人来说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,许多人只知道其中一景——甲秀楼,其他古景都已被人们逐渐淡忘。而从今年开始,一些文物专家提出重新修复“贵阳八景”,以拉起贵阳历史记忆的纽带,这引起了众多文物爱好者的关注。两朝“八景”如今在贵阳何处?它们的现状又如何呢?
   16处古景已有7处消失
   贵阳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秀丽的自然景观,早在明代时期,《贵州图经新志》、《贵州通志》等书中,就将贵阳最有游览价值的景点提炼出来,并称之为“贵阳八景”。而到了清代,曾经的“贵阳八景”有的已经消失或改观,到清末时又形成一套新的“贵阳八景”。
   在这16个古景中,由于历史原因和城市建设的需要,有7处已消失。“像‘清朝八景’里的‘龙洞钟声’,经过数次探访,在确定其准确地点后,却发现它已被压在高楼下了。”贵阳市文物局主任唐上遗憾的说:“连“清朝八景”中的“贵山挺秀”,这个对于贵阳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古景也‘被开发’了。”
   据《贵州图经新志》记载:“贵州,郡在贵山之阳,故名。”这就是说,贵阳因为在贵山的南面,所以得此名,而贵山现在却因建设需要,被高楼占领,已难窥其全貌。
   据介绍,除此之外,“明朝八景”中的“灵泉印月”已被大十字的“智城百货”所取代;“龙井秋阴”在延安路也已被填埋;“狮峰将台”更是连“狮子山”也被劈断,更难觅将台踪迹;“清朝八景”里的“浪拥金鳌”,金鳌山已被周围建筑覆盖;“风台踏草”的观风台已被拆除,变成了供人游乐的公园。
   8处古景被荒废只有甲秀楼身姿挺拔
   甲秀楼在“清朝八景”中被命名为“鳌矶浮玉”,鳌矶指南明河中一形如鳌的巨石,明万历年间建甲秀楼于上,与浮玉桥相连,故称鳌矶浮玉。它是目前保留下来的9个“明清十六景”中保护得最好的古景,而其余的8处景点,能寻其身影,却已被荒废。
   “如果要说这些景观中最‘奇’的,我认为还属‘圣泉流云’。”唐上介绍道,圣泉属于间歇泉,一昼夜盈缩约百次,而且自古以来对圣泉就有泉水的盈亏消长能够辨别人的贤愚,预示前途的吉凶祸福的传说,“周总理当时来到贵州,一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圣泉。可见圣泉的名气有多大。”
   而当记者几经周折来到圣泉时,却看到圣泉周围搭建着简陋的民屋,井水混沌不清,水面上漂浮着垃圾和浮萍。“我们都不太清楚这个井是做什么用的,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,只听说这井水原来还不错。”家住圣泉附近的刘先生说,平时他们都不用圣泉的水,圣泉被荒废已有十多年。
   “真是可惜啊!圣泉的水质非常的好,之前有一座庙在圣泉旁边,和尚还能照顾下,而由于历史原因,庙也给拆了,圣泉就更加荒废了。”看着眼前的圣泉,唐上惋惜地说:“你别看它这样,除了甲秀楼之外,这还算保留得好的了,许多地方还不如这里。”
   在离圣泉不远处,还有“明朝八景”中的一个景观“珍珠泉”,它因其泉水不断有从下往上冒起的小泡泡,像珍珠一样透亮,故被命名为此,它的命运相较于圣泉要好一些。在金阳一座商品房的花园里,珍珠泉被高高的铁栅栏围了起来,陈祖红及其家人就住在里面,照看着珍珠泉,“当时这个房开商要把珍珠泉买了填平,在上面修房子,但是我们村里坚决不卖,这样好的水给填平了,那真是太浪费了!而且我们村里的人都靠这个水生活啊!”原来,金阳的茶园村和龙泉村几万村民,就是每天依靠两台抽水泵抽水用,“每天抽水十七八个小时,每小时可抽水一百多吨。”陈祖红说,这个珍珠泉真是“神奇的宝贝”,不管干旱还是下雨,泉水从未涨跌,始终保持一个水位,它冬暖夏凉,冬天我们住在这里,泉水冒着热气,非常暖和。”
   而在记者的走访调查中,住在珍珠泉旁边商品楼房里的居民,却没有人知道陈祖红口中那个“宝物”的存在,陈祖红也说,除了村子里的人,其他人几乎都不知道珍珠泉是什么。“我只知道那里有个被围起来的东西,但具体是什么不清楚。”入住该小区已有一年多的陈小姐说,买房的时候开发商并没有给他们介绍过,他们也没在意过。在得知那是“明朝八景”里的珍珠泉时,陈小姐惊讶地说:“原来还有个景点在这里,我们住这么久居然不知道,一下子觉得我买房子买对地方了。”
   而像圣泉、珍珠泉这样历史悠久的“明清八景”,被荒废、忽略的不在少数。在“清朝八景”中的“富水翔鳞”,曾经就是因河水清澈透亮,在流进南明河的途中,滋养周围的土地而被誉为“富水”,“你看现在这个河水污浊成这样,哪里还有什么‘富水’的影子。”唐上说,不仅如此,在“富水”上的那座“虹桥”,曾经是从东边进出贵阳的必经之路,现在却被杂草覆盖,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这一历史痕迹。而从北面进入贵阳的“雅关使节”的北门,也已被淹没在乱搭乱建的居民楼里,一点也看不出当年的宏伟。
   “他们中的多数都已被现代化建筑所淹没。”唐上说,“铜鼓遗爱”的洞口被封了;“虹桥春涨”的南明桥也与当初完全不同;“风台踏草”的文笔山周围也修了房子;而“栖霞之月”的东山,曾经的寺庙都已被拆,上面的刻字、留名等也少有关注。“这些曾经老祖宗宝贝的东西,就已经这样逐渐的被人们遗忘,哪怕就在自己身边,都不知道这就是‘明清十六景’,不知道它们的意义。”唐上遗憾地说。
   修复“八景”,困难重重
   “看到曾经被古人颂赞的这些景点变成如今这样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唐上遗憾的说。而对于文物爱好者和专家们提出的修复“贵阳八景”的建议,是否可行呢?对此,记者采访了贵阳市文物局局长郑林生。
   “其实前些日子,相关部门也有过这类想法。然而要修复这些古景,却面临着不少现实的困难。”郑林生说,首先就是资金的困难。“贵阳市每年对于文物修护的资金是150万,这笔钱就算只是日常的文物维护都不够。而修复一个景点至少需要几百万,并且这项投入是一个长期而漫长的过程,这对我们来说,是一个很大的难点。”
   其次,现在的“贵阳八景”有许多景点都已消失,“要是将其重建的话,还要考虑到城市规划的问题。”郑林生说,修复“贵阳八景”需要各个部门的协调合作,以免造成重复投资,“而这也需要很长的前期准备工作,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。”
   除此之外,郑林生还提到,在景点修复好后,还面临着维护管理的问题:“贵阳市有不少景观,就是修复后没多久,又被破坏。所以在修复好以后,要有专门的人来照看维护,这也不是个小问题。”
   ★相关链接★
   明朝八景

   铜鼓遗爱——此景位于今水口寺之铜鼓上的仙人洞,因通风较好,空气对流时在洞口可听到嗡嗡之声,民间传说这是诸葛亮南征时留有铜鼓藏于洞中的铜鼓声。
   虹桥春涨——虹桥即今南明桥,是明永乐二年镇远候顾成所建。虹桥春涨一景即此。
   狮峰将台——此景位于今花果园附近的狮子山,征南将军傅友德筑台于狮子山上阅兵,一九五四年修公路时,狮子山被拦腰劈断,将台遗址已不存在。
   灵泉印月——灵泉系建于元代大兴寺内的一井泉,泉极澄澈,凡月出没时,虽偏东西,而泉中皆见影。灵泉印月一景即此。
   雅关使节——雅关又称鸦关、小关,在今黔灵镇,上刻“北门锁钥”四字,雅关使节一景即此。
   圣泉流云——圣泉又名百盈泉,位于黔灵湖北面小埠上,是着名的间歇泉,圣泉流云一景即此。
   龙井秋阴——位于今延安路龙泉巷,龙泉水出石隙中,清冽甘味,胜于他井,龙井秋阴一景即此。
   珍珠泉——其泉水不断有从下往上冒起的小泡泡,像珍珠一样透亮,故被命名为此。
   清代八景
   贵山挺秀——贵山在云岩区境北面,又名贵人峰,俗称关刀岩。贵阳即因位于贵山之阳而得名。
   富水翔鳞——富水发源于南明区八里屯龙井,由东北流至市南路,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侧,入南明河。
   鳌矶浮玉——鳌矶系指南明河中一形如鳌的巨石,明万历年间建甲秀楼于上,与浮玉桥相连,故称鳌矶浮玉。
   风台踏草——风台指观风台,在南明区观水路一侧,传说诸葛亮南征时筑台于上以观天象。
   南峰脱颖——南峰即文笔山,位于南明区营盘路与省军区大操场间,其孤峰高立云外,成为人文之兆。
   浪拥金鳌——金鳌,指在云岩区境的金鳌山。
   栖霞上月——又称东山,在省交通医院后,山上有月亮崖,月出没时,崖壁最先受照月光,故称栖霞上月。
   龙洞钟声——龙洞即白龙洞,位于乌当区野鸭乡。洞中有数根大如楹的石笋,敲之于洞壁回响。(蔡雨芯)
   来源:贵州商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