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 闻 动 态

 


田青:“自觉自愿”地抛弃民族文化最可怕

 

6 月 8 日 ,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展亮相中华世纪坛。古拙传神的木板年画、巧夺天工的剪纸刻纸、惟妙惟肖的皮影、趣味横生的木偶、雅致精细的传统染织 …… 中国民间传统艺术中的五大代表性门类令所有观众惊叹。明日,专题展将落下帷幕。在展览即将结束之际,中国艺术研究院 “ 非遗 ” 研究保护中心主任田青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。

记者:您能介绍一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现状吗?

田青: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,用两个字可以形容,那就是 “ 堪忧 ” ,因为我们国家在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,原来的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正在迅速的改变。举个例子说,比如民歌,我们过去有很多劳动歌曲,插秧的时候要有插秧的号子,薅草的时候有薅草的锣鼓,林业工人在伐木的时候有伐木歌,抬木头的时候有抬木歌,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以现代化来代替了,原来的这些民歌就都不存在了。

还有一些也面临着消亡的危险,比如地方戏剧。拿山西这个地方戏的大省来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,山西有 52 个地方剧种,但是现在,只剩下 28 个,短短的最近这 20 年,有二十几个地方剧种消失了。

记者:您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重点、难点在哪里?

田青:我认为,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难点主要是两个,第一个是现在从政府到老百姓,更多的想的都是如何改变、提高我们的物质生活。因此,整个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缺乏认识。

第二点就是文化一体化的进程使主流媒体,比如电视,普及到千家万户,而这种流行艺术的普及,挤压了传统艺术存在的空间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整个民族,现在都在 “ 自觉自愿 ” 地抛弃自己的民族文化。举个例子,我们到陕北,看到一些剪窗花的艺人,他剪得很漂亮的窗花,但是他自己家里的玻璃上贴的是港台歌星的照片。

其次,比如资金的投入,法制建设的滞后,我们都可以通过工作弥补。但是,如果一个民族自己不再喜欢自己的传统艺术,而一味地追求现代化、追求西方的艺术,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。

(《广州日报》)